二手笔杆

头像是我家猫。

同一个孩子有这么多图了发一下。

社长开着决斗的装置一心冲向了冥界毫无犹豫,缓步走在埃及的沙漠里,身体一点点被冥界的力量所吞噬瓦解,即便如此也一步步坚定地踏进了法老王的宫殿。他是知道的,这可能是一去不复返的单程旅行,所以赌上了自己所有的决斗者的意志来与亚图姆一决最后的胜负。而让人感到“太好了”的,就是无需言语的心意成功被亚图姆领会到了,他回应海马的付出了,海马也就可以放下一切束缚桎梏与亚图姆决斗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还能有什么童话故事比这更浪漫、更动人、更梦幻、更幸福呢。

看了次元之暗面。完全是社长对亚图姆的无法言语出来的爱啊。
第一次见到双马尾的男性角色,还成功让我感受到了他的美丽。这样的魅力是真实存在的吗。
作画爆炸,过于美丽动人了。
表越来越像暗,而最后暗的出场也有一瞬间表的感觉,可能爱就是让人变成所心爱的模样吧。
虽然决斗部分并没有看懂,但是还是要吹爆作画再舔他个几年,如果超融合2还没出的话。
所以超融合2什么时候出啊啊啊

究极偷懒之复制粘贴

不能再画了,再画就更丑了

补完了(怎么越来越丑了)

是家里的小宝宝

是自家孩子第一人称。
一堆胡言乱语甚至我自己都觉得ooc了。
小学生文笔。
ok的话












我的妻子向我提出了离婚。
我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眼睛有点疼,我反复眨眼缓解疼痛,擦了擦镜片,抬头看到长桌对面低下头一言不发的他。发现自己没有读错,是的,他要跟我离婚。
纸上写的是“夫妻双方感情不合”,我再读了几遍,反应了半天,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对不起。”他一开口就这么说:“我还是觉得,可能自由对我们双方更好。”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现在这样,我负责日常的生活起居,你专心于你的研究工作,难道不好吗?”
“……还是说,是我疏忽了什么,你不满意了。”
“告诉我好吗?我会更注意的,你不要这样有什么问题就……”
大脑有些眩晕,呼吸不畅,声音开始发抖。双手伏在桌面上,起身试图凑近他。可是他好远啊,我甚至抓不住他的眼神到底在往哪里看。为什么不再看看我面对着我?你为什么要逃避呢?甚至连蜡烛的火光都照不清他的面目到底是什么表情。
头好晕,我支撑不住我的身体,我说不完话了就倒回椅子上。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有什么我没考虑到的?我努力为他考虑营养均衡搭配的一日三餐,为了让他更有精力做他的研究;我跑到三百里开外的小镇的集市上给他找他需要的实验材料,我不想他因为任何一点差错误了实验而露出失落的表情;我把我们深林里只有我们两个的小小的家打理得干净漂亮,屋外的小花园是希望你在休息之余抬头往窗外望时看到花草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心情,而且你也说有些花草是很不错的药你可能会需要……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你,你想要完成你的研究,你的梦想……你把你的一切都奉献在研究上,我爱你,我支持你的梦想,除此之外我还会做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快乐,可是你为什么……?!
我把脸深深埋进手里,试图冷静下来。我想听着他的回答,我需要他给我一个解释。
可是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寂静的深林小屋里我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烛火摇摇晃晃的,一点也不稳。
我甚至开始嫉妒了,那研究的魔力为什么就那么大呢。“……好啊,那我们就分手吧。我也觉得没意思了,结婚以来你一直都只知道埋头工作,根本也没怎么理我。婚前的你发过的誓到现在一项也没有兑现。好啊,你既然那么爱你的研究,那就跟那些实验资料过一辈子去吧!你带上你的东西离开啊!找更深更远的没有人烟的地方去啊!多清净啊,甚至不会有人每天准点来催你去吃饭去休息,你可以更专心地进行你的研究了是吧?!”
“你只知道去做你的实验吗?!你就没有抬头好好看过书籍资料以为的东西了吧!我们结婚还没有一年呢,你有关心过我吗?!你只知道你要做你的研究就可以了,你只是需要有谁来给你准备生活买材料买工具替你厚下脸皮去低声下气求别人把东西不远万里带过来还要说谢谢辛苦了。有谁能对我说辛苦了吗?!这些工作你是不是不管是谁都可以做你还可以从你众多的患者还有学生中随便来一个都能做的比我好跟我在一起完全只是一场意外只是你计划之外的小插曲这样随便写张纸就能应付过去了这发生过的全部的一切都是个谎言?!”
我很伤心。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会是他做得出的事。我记得他当初对我的保证,他亲口说的“你从此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的诺言,到现在只是轻飘飘的回忆了吗?当我向他提出求婚的时候,他那意外却也绝对有惊喜和期待在的笑容,难道也是虚伪的把戏吗?
大脑一片混乱,毫无保留毫不出息地流了出来。烛泪一滴滴地在流下来。这种时候,不应该要强硬一些吗,我不是应该坚决一点,保持我的态度吗。我不会离开他的,我不会失去他。我不要被控制住行为言语,我一定要告诉他我可以为他做得更好。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对不起,我,我不是想对你发脾气……我只是,我只是想知道理由。是哪里出了问题吗?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来解决,好吗?”
握紧的双拳松下来,软下的语气带着鼻音。我咽下我更多的激动,我努力冷静去听他的理由。
他终于开口了:“对不起,把你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你说的对,是我一直束缚了你,让你这么委屈了。”
我的心仿佛被点亮了一盏灯温暖了起来,蜡烛的火好像亮了些,暖了些。我知道你一定是爱我的。
“所以,我不会再来麻烦你了,让你这么辛苦真的很抱歉。我以后就自己进行研究了,我不会再来麻烦你了。”
……………
……………
……………
……………你说什么……………?
“我会离开的。你以后,就自由了。”
天旋地转,蜡烛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