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笔杆

头像是我家猫。

补完了(怎么越来越丑了)

是家里的小宝宝

是自家孩子第一人称。
一堆胡言乱语甚至我自己都觉得ooc了。
小学生文笔。
ok的话












我的妻子向我提出了离婚。
我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离婚协议书。眼睛有点疼,我反复眨眼缓解疼痛,擦了擦镜片,抬头看到长桌对面低下头一言不发的他。发现自己没有读错,是的,他要跟我离婚。
纸上写的是“夫妻双方感情不合”,我再读了几遍,反应了半天,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
“对不起。”他一开口就这么说:“我还是觉得,可能自由对我们双方更好。”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现在这样,我负责日常的生活起居,你专心于你的研究工作,难道不好吗?”
“……还是说,是我疏忽了什么,你不满意了。”
“告诉我好吗?我会更注意的,你不要这样有什么问题就……”
大脑有些眩晕,呼吸不畅,声音开始发抖。双手伏在桌面上,起身试图凑近他。可是他好远啊,我甚至抓不住他的眼神到底在往哪里看。为什么不再看看我面对着我?你为什么要逃避呢?甚至连蜡烛的火光都照不清他的面目到底是什么表情。
头好晕,我支撑不住我的身体,我说不完话了就倒回椅子上。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有什么我没考虑到的?我努力为他考虑营养均衡搭配的一日三餐,为了让他更有精力做他的研究;我跑到三百里开外的小镇的集市上给他找他需要的实验材料,我不想他因为任何一点差错误了实验而露出失落的表情;我把我们深林里只有我们两个的小小的家打理得干净漂亮,屋外的小花园是希望你在休息之余抬头往窗外望时看到花草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心情,而且你也说有些花草是很不错的药你可能会需要……我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你,你想要完成你的研究,你的梦想……你把你的一切都奉献在研究上,我爱你,我支持你的梦想,除此之外我还会做什么?我只是希望你能快乐,可是你为什么……?!
我把脸深深埋进手里,试图冷静下来。我想听着他的回答,我需要他给我一个解释。
可是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说。寂静的深林小屋里我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烛火摇摇晃晃的,一点也不稳。
我甚至开始嫉妒了,那研究的魔力为什么就那么大呢。“……好啊,那我们就分手吧。我也觉得没意思了,结婚以来你一直都只知道埋头工作,根本也没怎么理我。婚前的你发过的誓到现在一项也没有兑现。好啊,你既然那么爱你的研究,那就跟那些实验资料过一辈子去吧!你带上你的东西离开啊!找更深更远的没有人烟的地方去啊!多清净啊,甚至不会有人每天准点来催你去吃饭去休息,你可以更专心地进行你的研究了是吧?!”
“你只知道去做你的实验吗?!你就没有抬头好好看过书籍资料以为的东西了吧!我们结婚还没有一年呢,你有关心过我吗?!你只知道你要做你的研究就可以了,你只是需要有谁来给你准备生活买材料买工具替你厚下脸皮去低声下气求别人把东西不远万里带过来还要说谢谢辛苦了。有谁能对我说辛苦了吗?!这些工作你是不是不管是谁都可以做你还可以从你众多的患者还有学生中随便来一个都能做的比我好跟我在一起完全只是一场意外只是你计划之外的小插曲这样随便写张纸就能应付过去了这发生过的全部的一切都是个谎言?!”
我很伤心。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会是他做得出的事。我记得他当初对我的保证,他亲口说的“你从此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的诺言,到现在只是轻飘飘的回忆了吗?当我向他提出求婚的时候,他那意外却也绝对有惊喜和期待在的笑容,难道也是虚伪的把戏吗?
大脑一片混乱,毫无保留毫不出息地流了出来。烛泪一滴滴地在流下来。这种时候,不应该要强硬一些吗,我不是应该坚决一点,保持我的态度吗。我不会离开他的,我不会失去他。我不要被控制住行为言语,我一定要告诉他我可以为他做得更好。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对不起,我,我不是想对你发脾气……我只是,我只是想知道理由。是哪里出了问题吗?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来解决,好吗?”
握紧的双拳松下来,软下的语气带着鼻音。我咽下我更多的激动,我努力冷静去听他的理由。
他终于开口了:“对不起,把你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你说的对,是我一直束缚了你,让你这么委屈了。”
我的心仿佛被点亮了一盏灯温暖了起来,蜡烛的火好像亮了些,暖了些。我知道你一定是爱我的。
“所以,我不会再来麻烦你了,让你这么辛苦真的很抱歉。我以后就自己进行研究了,我不会再来麻烦你了。”
……………
……………
……………
……………你说什么……………?
“我会离开的。你以后,就自由了。”
天旋地转,蜡烛熄灭了。

我要哭了恩佐究竟是什么深情宝贝他对雪莉也太痴情了吧这什么恩雪糖我磕爆呜呜呜呜呜呜
而且恩佐也好可爱之前跟暗黑圣母的对话“3分钟,就3分钟”“30秒”“1分钟!”“………55秒”我的天超绝可爱好吗?!!!!!!是吃可爱长大的吗我要爱死他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ET:

不行老板真的太美了,实在忍不住,趁着兴头赶紧摸个鱼。

第一次去东方街道见到老板真的是抱着“我终于见到你了!”的心情。

自家男指依旧改不了流氓发言,甚至画风不定。

关于我,和我的梦

乌鸢十亩:

“我在深夜里醒来,听见自己均匀的呼吸声,还有隔着窗传来的车辆行使的声音,像叶子在沙沙作响。有一束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来,洒在正对面的墙上,静止就如停止了呼吸。
我想起梦里模糊的场景,那个荒诞的,痛苦的花园。我捧着花,已经记不清楚是什么花了,也不知道这捧花要去献给谁,只记得在离我很遥远的地方,有个模糊的人影。我大概是要把花送给他吧。我是怎么将花给他的,又是为何要献上花,都已经无从知晓了。他那么遥远,遥远的似乎无法触及。我是奔跑了多久才到他的身边呢?我是否是气喘吁吁,没有任何力气了,在倒下前的最后一刻将花送给他的呢?我不记得了。
我所追逐的梦境,我渴望知道的一切,没有答案。”


写这段话的时很清醒,是在白天靠着凌晨时醒来的回忆记录下的。我有记录梦境的习惯,可能是我害怕在许多没有梦的夜晚醒来后感到失落,或者只是单纯想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当然也有时候因太过深刻而用图画的形式。


关于梦境,多数是求而不得之物的映射。可是,在梦中冲刷过无数遍想要深刻记住的,醒来却十分模糊了,像是清醒时就有一团雾,挡在记忆和梦之间。但也有少数过于荒诞或无法忘记的梦,可以在清醒时记着一些细节,然后记录下来。


文字比画更直接,似乎都无法隐藏情绪。比如,这是我在心绪不宁并且状态十分焦躁时写的,很容易看出来笔者当时的心理状态:
“风中的叶子在颤抖,我关着窗户,假装听不到他的呼救声。可是窗户后的白色帘子,即使贴在玻璃上也会在风中挣扎。这些树,和叶子一起,快要被风吹走了,被扯起来,甩到天上去,等风停后又会摔在地上。可能会有胆小的叶子逃走吧,逃开下落的命运,随意被带到哪里去,可能是我的手心上,被我埋葬在泥土里,不再有呼吸。”
写的时候心里很压抑,但是想到科学上的更理性的事实就稍微冷静一下了,于是写了批注:
“其实叶子脱落后就不会有呼吸作用了,都是假的。”
这是清醒时才会有的理性思维,唯一可以把我从悲恸的泥潭拉出来的,只有自己在科学上的理性。


“我打开门(是不认识的房子)的时候,看见有人站在门口,抱着一个东西(不记是什么得了),把它给我,问我这段时间过得好不好,我说很好啊,然后我很开心地问他,“你为什么会想到来看我呢,一个人吗?”
“是的,一个人……”
我们讲了很久的话,很开心,他正准备告诉我一些很重要的事的时候,我就醒了(在梦里)。
我看着天花板,才意识到这是梦(在梦里),开始难过的哭 “怎么就不是真的呢?”
镜头切换,我穿着白色的衬衫,被一个男人拉到满是酒味的房间,我厌恶的要逃走(我非常讨厌酒味),可是我被他死死地按着,他在肆无忌惮地狂笑,摸着我的耳朵,要给我打耳洞(非常可怕啊),我用尽全身力气踹了他一脚,逃跑了。
我奔跑着,看见一个花园,在踩进花圃的刹那间,我醒了。”
其他梦境,不做多理解,我想,有些荒诞梦境的背后可能是我不愿意或者害怕的东西。我不敢抓着它。


除了梦,有时清醒时写的东西也很荒诞,可是写的时候又完全意识不到,只是想继续写下去,全然抛去了理智:
2018.3.17.《春日》
在遥遥无际的寒冬之日,金鱼在水面下游动,自然舒适地做着一切作为金鱼可以做的动作,自由地呼吸,吞吐,摆动它的鱼鲫,和火焰一般的尾。
天使蹲在水面上,她赤裸着,翅膀包裹住她被冻得发抖的身体。长长的羽翼尾拖在冰面上,像是进入了冬眠时期。
“好想吃掉它。”天使摸了摸冻得发红的鼻子,她警惕地望了望四周。好,没有人。
她开始追逐游动的金鱼,像雪花追遂火焰,可是天使又冷又饿,始终无法踩碎脚下的冰面,她的脚已经被冻得发红了。
“好冷,好冷……”她抱住自己,扑腾着翅膀,可是,没有了翅膀的遮敝,寒冷的风要将她吹成和冰面化为一物了。
可天使仍不肯死心不停地跺着脚,想打破河水与天空的屏障。那冰面明明似一层纱般,一触碰就要破碎啊,却怎么也不肯为天使拨开帘纱。
河中的金鱼依旧在自由游动着,像跳动的火焰,像永不熄灭的火焰。河畔的枯枝在与冷风撞击发出的声音啊,天使拍打翅腾的声音啊,天空中游云浮动的声音啊……金鱼都听不见,它只听见淤泥被水波卷起又落下,或者溶在河水中,或者浮起来贴在冰面上的声音,听见水波亲吻未盛开的枯莲之枝的声音,听见身上那水面之上传来着的敲击声……金鱼想:“真好啊,是春日的使者到来啦!终于可以看见柳叶生芽啦!终于可以看见莲花盛开啦!春日就要来临!”金鱼游动地更欢快了,摇摆它的鱼尾。
冰面上,天使委屈地哭了,她落了泪,她的翅膀被冻僵了,她追不上金鱼的游动。雪花不再追逐水焰。她停了下来,蹲在水
面上,用翅膀包裹住自己。
她的眼泪落在了冰面上,那残存着天使的爱意与恨意的温度的泪,溶入冰中。
天使掉落了下去,她的泪水消融了冰面。
此时,柳树冒出新芽,温暖的春风吹来,将天使推入水中。她的羽翼拖在生长出来的莲叶上,她的身体坠入河水中,在温暖而湿润的河水中啊,她看见金鱼从身上游过,自由地,如火焰般……
春日到来,天使溺死在有莲叶生长的河水中,消融于水底的淤泥。
在另一个温暖的春日里,河水旁传来一阵儿童的喧闹声,他们自由地跳跃、奔跑着。
一个小男孩看到叶片上托着一片雪白的羽毛,快乐地向其他孩子们说:
“看呀,是天使啊!”


2018.7.18.
“逃跑吧!”有声音在心中大叫,这个声音比刚才所能听见的任何声音都大,叫嚣着,像一只在笼里扑腾的鸟。
我闭上眼睛。
我以为那声音会消停下来,然后归于沉寂。可接着一阵接一阵的海浪声传来,清晰而陌生的,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然后是一声叹息,来自不远处的水鸟。
“啊,你在嘲笑我吗。”
我逃跑了。


整理到这里,我已经无法继续写下去了。窒息感把我吞没了。


现在又开始整理思绪了。


“想去死。”
这句话出现很多遍了,即使是现在也在叫嚣着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了一个独行主义者,却对孤独感到恐惧,这是我一直对自己失望的地方。“我这样的人如何活下去呢,我要以什么样羞愧的姿态存在呢。”并不是好面子,也不是做作,当然说着这些话也正在对自己进行批判与拷问:“你就是做作”指着自己吼叫。
“你那么优秀怎么可以自卑呢?”来自别人这样的话语,只会令自己更加难过。因为无法接受所拥有的,无法承认自己,无法自信地理所当然的接受别人给予的甚至自己得到的。“我不值得啊…”否定与自责。这样的想法无法改变,也很难被理解,但如果因为自己的自卑情感而让别人费心去理解安慰,又会觉得“啊,对不起,我又麻烦影响到别人了。”所以干脆闭嘴,把难过留给自己。
“我为什么要整理这些让别人看了可能会难过的东西啊。”
我不知道写这么多是为了求救,还是为了让别人理解和我一样有着自卑情绪或者复杂情感的人。似乎已经和梦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到目前为止可以直视自己的梦境,记录下来,是我可以想到的好的事情,不用自责也不用难过的事情。


“想变成天使啊。”
只在梦里纵身一跃吧,我剩下的理智告诉我。
痛苦永恒,痛苦与自卑永恒。


正面的话语:
“纵使不知道尽头,如果不一直奔跑的话,会在这大雪中被冷风不知所措地埋葬吧。”


“时间永远静止了就无法再感受记忆中和即将到来的美好,虽然快乐伴总随着痛苦,但悲伤也是填充人生的一部分。”


最后一句话是写给朋友的,但我知道这样说其实没有什么用处,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只能靠自己。
我渴望变得乐观和自信,可是我身边也没有这样的人。
我还应该写多少呢,就这样潦草结尾吧。对自己的审视与反思,却永远无法到此为止,我要继续下去,去迎接过去与未来,或悲恸或欢愉,也许在将来不久的某一天,说着“我希望我不会成为天使,直到我死去。”的小太阳,会瓦解消失,又或许会一直发光,直到不再被月亮所需要吧。

假装自己很会

唉……本来打算这目就把安给救了的结果第四周目开始有新的主线了还是乌鹭老师的……忍不住心动就、就、就……
对不起啊安我下周目、下周目、下周目一定救你,一定……!!!

关于永七两人的城市的发散思维
自由者,自由者线也太好了叭……
因为七天里除了讨伐怪物以外几乎是孤独的毫无剧情,与神器使的羁绊就在这七天的孤独里显得尤为珍贵。是只属于那一个人的七天,将生命的最后留给最爱的人。因为有那一个人的陪伴,七天的时间不再漫长孤寂。因为有那一个人在身边,这七天就是生命里最美好的回忆。甚至到了末日,到了最后的时刻,我也可以到那个人身边去,我不是一个人,我不是孤独的。我有了那一位至爱的神器使,我可以与那个人一同面对终结。
到了最终,到了末日,我们还是可以像往常一样漫步在无人的街头。市民都被疏散走了,留下的城市只属于我们二人。不需要牵手,不需要言语,不需要靠得有多近,我们可以安心地、自由地享受最后的宁静。我们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我们一起望向降临的末日,我们一起面对最后一次的夕阳,我们一起被漫来的黑暗包裹。生命的最后能与你一起真是太好了。能与你一起面对命运的结束真是太好了。如果神明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样会选择与那个人的羁绊。在无数的轮回里我也会在无穷无尽的可能性里找到你的存在。我是不会放弃与你在一起的。这是只属于我们的、自由的、两人的城市。